众说纷纭话“甲流”
发布时间: 2009-10-16 来源: 网络 作者: 浏览: 23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学工在线记者团记者时刻关注社会热点,关心校园热点,旨在将新闻最快速、最真实的报道给所有的朋友们,而今,我们的记者就“甲流”对我校曾经被隔离过的同学进行了采访。
     �v一�w09级法学院法本专业2班 文伟
记者:对于突如其来的甲型H1N1流感有没有恐慌感?
文伟:有,出入火车站时的体温测量,进入学校后的再次检查,军训的取消,疑似病的屡增不减都让我们有种危机感。我们平时都小心翼翼的根据天气变化增减衣物,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就马上吃些预防感冒的药品。宿舍里有个同学体质比较弱,他出门都戴上口罩,但是后来随着学校采取相应的措施,我们也不再那么害怕了。
记者:对于学校采取的“封校”措施,你们怎么看?作为大一的新生,是不是;另有一番感受?
文伟:外来人员不能进入校园,我们也不能随意出校园,这是我们对“封校”的理解,当然更确切的说应该叫“限制出入”吧,鲁东大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封校。刚开始封校的时候我们同学还是有些不理解,有些抱怨,但是后来想想学校是为了我们着想,减少了人员的大规模流动,有效地切断了传播途径,让我们更加的放心了。要说作为大一新生的特殊感受,作为我自己来说我觉得刚刚步入大学,我即将要伸开双手迎接我的另一种精彩的生活时,遇到这种情况有点遗憾,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我们这些刚刚经历了高考洗礼的学生都想在大学里好好的放松一下,出不去学校留给了我们更多的学习时间,不至于让我们过度的放纵自己,这对我们今后的学习与生活都是有利的。
记者:学校把军训推迟到了明年,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文伟:刚刚听说推迟军训的时候同学们都很高兴,因为在我们心里一直对军训有一种恐惧感,听说军训很累,教官很严格,我们都不愿意军训。但是听到学长学姐们说军训是一种很美好的回忆,很累却很开心,和教官的关系也会越来越亲密,我们 又想去体验一下,不想让自己的大学生活留下遗憾,现在,我就想还好是“推迟”不是“取消”。
记者:对于国庆长假的取消,在新生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吧?
文伟:恩,我们大一新生很多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有的更是千里迢迢从外地来求学,本想利用这个假期回家、外出游玩一下或者熟悉一下本地的环境,但这些都因为假期的取消变成了泡影,但是我们同学能够理解学校,十一正是甲流盛行的时期。火车上拥挤的人群,大范围的人员流动,这些对预防流感很不利。今年的国庆与中秋连在了一起,因为不能回家团圆,学校为我们在校生每人发放了一个月饼,数量很少,但学校的这份心意却在这个天气渐凉的秋天让我们感到了家的温暖。
�v二�w07级机电工程学院  车辆工程2班 李新
记者:“封校”对于你们这些在校外宿舍住的人影响不大吧?
李新:确实不大,我们每个人都有学校发的出入证,有了出入证就可以正常出入校园,作为一名大三准备考研的学生,封校似乎并不影响我的生活,因为平时我就不怎么出学校,图书馆,自习室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因为考研的压力毕竟还是很大,我必须要抓紧一切可以用的时间学习,封校期间感到在图书馆学习的人多了不少,这也是一个好的现象吧。
记者:对于十一假期的取消,你又持什么看法呢?
李新:本来我也是打算在学校里学习的,计划都列好了,假期的取消只需要我把计划稍微修改一下,但我身边有一些准备毕业就工作的同学,他们本来打算利用长假出去打工,再增加一点自己的社会经验,这种计划却不得不取消了,本来的那些面试后的兴奋全都灰飞烟灭了,他们是有些抱怨,不过还是对学校的做法表示理解。当甲流真正来到我们身边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v三�w08级建筑工程学院 刘家荣
刘家荣是我们学工在线的记者,他因发热伴有流感症状,亲身经历了被“隔离”的生活。他说:“隔离比并不可怕,并非严格的隔离,只是住院治疗。9月27日我发现自己发热,就是校医院发热门诊报告,医生们认真的对我进行了询问和检查,最后决定让我在住院部住下来,一听说住院我也有些恐慌,就会一起了03年非典电视画面上那些被隔离的场面,医生们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他们对我解释,我只是住院治疗,并非疑似病例隔离,要被认为是疑似病例还要有流行病学分析。听了他们的话我就放心多了。经过两天医生们的精心照顾,我的症状就消失,在24小时之后没有再出现,我就出院了。”刘家荣还告诉我们同学们所说的被隔离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和他一样住院治疗的人,疑似病例的确认需要很复杂的过程和很多的条件,同学们不要恐慌但同时要警惕。
    从通知新生有发热伴流感症状的学生推迟两周报道到新生报到严格把关测量体温。从推迟军训到取消长假再到学校限制出入,我们潍坊学院果断的采取了预防流感的措施,形成了全校上下万众一心,群防群控的良好局面。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一切,在关键时刻,让我们学生感到了家一般的温馨。
 

作者:赵越 陈奎奎 刘家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