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天里说杏花
发布时间: 2019-03-12 来源: 美文网 作者: 浏览: 18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一、现实中的杏花

在春天的花潮上,最顶端那朵,大概就是杏花了。别不信,之前下了月余的雨,这两天刚放晴,出门便遇见了闹腾腾的一树。

赏杏花,千万别被“一枝红杏出墙来”所误。

一枝?怎能算春色?只能点缀诗人挑剔的眼,聊慰一冬干枯的心罢了。

要看,就要泼泼辣辣,撞进眼里一大片。就要蜂鸣燕舞,活色生香,把六识都淹没了。(哦!小声点,燕子还没回来呢!偷笑。)

我看到的这片杏花,种在隔壁村的路边。不明白当初他们栽种时,是咋想的?路边种水果,是想回报社会吗?

不对!每年杏花开过后,就有人用巨大的防晒网,从下面朝上兜住。让那些一米八大长腿的馋猫们,也无法触摸到水灵灵的杏子。只能用意念尝尝。

要想真正吃到,除非他有孙猴子的本事从网眼里钻进去,吃饱了再钻出来。

不过,据我所知,蓝翔目前没有开设这门技术课。

那些受到保护的果子们,被路人的目光抚摸来,招引去,竟然长得把树枝都压断了。

去年路过时,看见压断的树枝也被网兜着,不能落地。有点幸灾乐祸地说,“该!活该!谁让你你们天天馋人呢?大概,这是很多人的怨念诅咒所致吧?”

打住,打住,看见的是杏花,说杏花啊?提那些吃不到的杏子干嘛?

大脑里缰绳一拉,拨转念头,回到眼前“红杏枝头春意闹”的“闹”字上来。

不得不服,一个“闹”字,准确形容了当下杏花的状态。而我也盯着满目的花,眼睛笑成弯月形,嘴角挑起45度,心里笑到露出喉管。

我想,如果宋祁就在身边,肯定给他一个手动赞。

二、影视里的杏花

也不过是看了一回杏花,谁知道她竟然跟我回家了?

接下来的日子,视野里都是有关杏花的内容。

听歌,听与杏花有关的歌,看文字,看与杏花有关的文字。睡觉,梦里着急去开花。

杏花,像一个核心磁,那些散落在各个时空纬度的杏花们,都纷踏而至,各焕异彩。

首先赶来的,是杏花天影。不说她带来的相关内容有多美,单纯这个词面,都像一幅动图。

耳机里,一曲呜呜咽咽的箫独奏,勾绘出一幅画面。

御花园中,秋千架下,一个着春衫的女子,手持横笛倚在秋千上。悠扬的笛声略带伤感,从指间唇边飞出,在花园的花朵间,嫩叶间绕了几回,然后带着主人的心思扶风而上,飘然而去。

不过,这笛声,并没有穿过紫禁城,到达她要去的地方。而是拐了岔路,落在一个男子的耳朵里。

他被这笛声吸引,循声而来。于是,一个春天的故事有了开头。

对了,就是《甄嬛传》。

记得皇帝问,这是杏花天影?姜夔的词。

在此处,杏花起到了保媒拉纤的作用,成就了甄嬛与皇帝的爱情。

抱歉,此处用了喜感十足的“保媒拉纤”,而不是其他有诗意的词。可能遇见杏花之后,心的底色都是粉嫩嫩的轻红,所有进入大脑的词汇也都自动与心情匹配了。

三、诗词里的杏花

姜夔的原词《杏花天影》里,却没有我那么快乐的心情。

“绿丝低拂鸳鸯浦。想桃叶、当时唤渡。又将愁眼与春风,待去。倚兰桡、更少驻。

金陵路、莺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更移舟、向甚处?”

我敢说,南宋当时的文艺青年姜夔,在写这首词时,外面一定下着雨呢!

纵然现实中没有雨,他的心里也一定阴雨绵绵,愁肠百结。

无法猜测,当时穷得连恋爱都谈不起的姜夔,他心里的桃叶(那时也知道保护隐私了?)是什么样的女子?惹得他眼睛都出了幻觉。

她的桃叶,准备乘船离开了,又停下来留恋回头。是等他吗?

当然是了,潮水知他的桃叶等他之苦,怎奈满目芳草,子规提醒,归也,归也,自己却不成归。

偷偷问一下,是不是没有回去的路费?据说他的生活费都是朋友们垫付的。(无辜脸)

罢了,不说姜夔了。我是真的喜欢他与他这首《杏花天影》,怎奈快乐的心暂时无法融入他词中的愁苦境界。透过时空隧道,看见失魂落魄的他,忽然觉得拿他调侃有点不忍,又加杂些许心酸。

那就换一个春风得意的人吧!

陈与义,南宋洛阳人,我老乡。(也去蹭点他的光。在这满世界蹭吃蹭喝蹭热度的年代,不蹭点什么感觉有点矫情。)人家可是典型的高富帅了。又是开宗立派的牛人,最后退休又被回聘。看看他眼里的杏花,是什么色调的?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可能陈老乡工作比较忙,纵然才情卓然,由于没时间写,留下的作品不多。但只要有精品,一首足矣。

这句“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笛声不仅仅响到天明,而是一直飘荡到现在,落到许多后辈人的耳朵里。

与姜夔的愁绪比,陈词有一种志得意满,退隐江湖后,抚今追昔的感觉。

想当年,临桥酒楼上喝酒,在座的都是英雄豪杰,时间过的真快,现在只能在夜里吹着笛子,追忆往事了。

他的愁,不过是感慨时光易逝,好日子过得太快了。这还没活够呢?咋就老了?(有不同解释的人,此处也拒绝反对,别打我,谁让杏花给我带来的都是快乐呢?)

(编辑:王姿丹 李君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