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虎口脱险》
发布时间: 2019-06-14 来源: 学生工作处(武装部) 作者: 浏览: 57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刚开始看到片名只以为是什么惊险的电影,然而这部电影却是笑料百出,引得课堂上的同学们开怀大笑。看的是上海译制片场制作的配音版本,上译厂的配音堪称完美,应该是空前绝后了,很怀念那些优秀的电影配音艺术家们,当然这里有点离题了,让我们再把视线放到影片上来。接下来我会介绍一下这部影片的内容,以及谈谈我对这部影片的感受。

原本法语的片名:La Grande Vadrouille,法文原意:一次盛大的闲逛,但直译的话根本就不通顺,于是这个刺激无比的名字——虎口脱险,便诞生了。我觉得这实在是老一辈翻译家们的智慧,对比下港台的译名『横冲直撞出重围』和『大进击』,甚至英文译名『Don't Look Now... We're Being Shot At!』,无疑都逊色许多。

刚开场便是显眼的红色与绿色相间的战斗场面,耳边轰鸣声爆炸声不断,这似乎又是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片,而不是一部喜剧片。但当烟消云散,清晨来临,飞机冲出云层,色彩基调立刻变成柔和的蓝色,音乐也换成欢快的节奏——机长一边驾机一边吹口哨,哪怕最后机尾中弹,火焰熊熊,只能弃机跳伞,却依旧不改这种欢快。

影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危险的境遇中泯灭不了的人性的光辉。中队长掉到了动物园里,动物园的管理员帮他逃脱;麦肯则掉在了歌剧院的屋顶上,指挥家帮他藏身;彼特掉在一座德军的军营,油漆匠帮他掩护。这些人的职业都是平凡的,可是他们都有一个不平凡的灵魂,在面对苟且偷生或是鼎力相救的艰难抉择时,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不惜代价的帮助几个素不相识的外国士兵脱险。

此片难能可贵是没有违背史实妖魔化德国纳粹——在历史上,他们确实除了对犹太人一定要赶尽杀绝,对已占领区的其他族人是相对友好的。这点和日本人完全不一样。

同样的,在法国人斯坦尼斯拉斯和奥古斯丁之间。两人一人是著名的指挥家,连德国人都要敬他三分;另一人却是社会最底层的油漆工,社会上没有任何他的存在感。本来这两人生活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却阴错阳差被迫共同踏上了逃亡之旅,注定不会合拍。他们各自的缺点,两人之间的矛盾,全都被恰到好处地制造成了笑料。

在影片的最后,中队长和油漆匠,指挥家一行人在空中撑着滑翔机自由的飞翔也凸显了战争结束后人们获得自由的美好未来。

影片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情节是,麦金托什在朱丽娅家教奥古斯丁唱“鸳鸯茶”时,两人引吭高歌,歌词是“我爱你,你爱我”。等到他赤身裸体进了土耳其浴室,到了疑似大胡子面前,独特的暧昧氛围却让他难以启齿,唱出歌词也变成了“我跟你,你跟我”。同样的细节也出现在彼得和斯坦尼斯拉斯身上。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土耳其浴室鸳鸯茶片段,指挥家剧院逃跑幕间休息,扔南瓜砸只会看线直行的德军,狗跑了油漆匠要买各种刷子片段,麦金托什扮女人片段,以及女主角的干净又纯结的眼神。

所以说《虎口脱险》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喜剧电影之一,连时间也无法掩盖它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