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有重度抑郁症
发布时间: 2019-06-20 来源: 高校辅导员联盟 作者: 浏览: 21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一位女生来到我办公室哭诉:老师,刚才我去做了测试,心理健康老师说我有严重的抑郁症倾向,建议我用药物干预。

我听了,内心很震动,但我还是镇定地问她:你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吗?

于是,她将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教育经历以及自己为何要去做心理测试的详细经过都告诉了我,这期间她情绪波动很大,几次都崩溃痛哭,断断续续讲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而我,就默默地听她讲话,时不时给她递一下纸巾,拍拍她的肩膀,或者给她一些鼓励,让她畅快地讲出心里话。

等她讲完,我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平复一下情绪,我顺便理一下思绪。

这个女生是家中独女,父母是三线城市的普通工人,家庭条件一般,按照她的说法,她的整个成长过程中都伴随着父母重男轻女的叹息,以及父母对金钱的过于苛刻,这些都让她如鲠在喉,做事小心翼翼,生怕出错。她自述初中和高中时期遭遇过校园冷暴力,主要来自于任课老师的冷漠以及班级同学的排挤,让她在人际交往中特别敏感。

我又问她:对于心理健康老师的建议,你是怎么想的?

她说:我特别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不想药物治疗,但是我的确很难受,我找不到能让自己开心的方法,大家都劝我想开一点,但是那对我来说,真的好难。

我想了想,问她是否看过《都挺好》,她说看过,我又问她:你记不记得苏明玉最后回想她的妈妈,脑海里是什么场景?她说是母亲对苏明玉的种种好。

我接着问:这和一开始苏明玉对妈妈的感觉是不是很不相同?她说是的,因为苏明玉一直有些憎恨妈妈,憎恨妈妈重男轻女,憎恨妈妈对她不管不问。

我继续说:是的,那你知道为什么苏明玉最后释然了?最后不仅原谅了母亲,甚至推翻了过往的认知吗?她愣了:不知道。

于是我跟她说:因为苏明玉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很好的生活,她用自信、坚强击垮了怯懦、抱怨,试想如果她同家庭决裂以后自我放弃,一事无成,那么她的后半生就会在对家庭,对母亲无边的憎恨中度过,她会一直纠结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当初你们对我不公,所以让我过得如此不堪。

她沉默了,同时也点点头。

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无法改变过往的经历,无法让身边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我们唯一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你能意识到自己心理不舒服,去做心理测试,这本身不是坏事儿,起码你的方向没有错,有问题要找专业人士解决。但是,你同时也明白,药物也许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所有困惑和痛苦的根源在于你的自卑和不自信。

她继续沉默,但是却很认真地在思考,眼神迷离但是也有一丝坚定。

我继续说:每个人都会有抑郁症的倾向,生活中的各种压力都会让我们陷入抑郁情绪,这是正常的,你有,我也有。只不过我们要始终明白一个道理,真正能让自己走出负面情绪,活出开心状态的只有自己。拿掉“抑郁症”的挡箭牌,拿掉“原生家庭负能量”的帽子,看淡“冷暴力”的过往,正视自己的现在,重新规划未来的人生。如果你始终相信自己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享受更好的待遇,得到更多的发展,那就放手一搏努力奋斗,不要让负面情绪牵绊你前行的脚步。

她说:我不能,我做不到。

我说,如果你做不到,你战胜不了那个怯懦、自卑的自己,那么若干年后,如果你事业、家庭都不顺利,你将如何看待自己的家庭,如何回忆自己的求学和成长经历?你会不会放大原生家庭的负能量,会不会放大“校园冷暴力”的影响?而事实上,所有这些都不能也不应该阻挡你选择更好的生活。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我:老师,你和别人不一样。

我淡淡一笑:我不是和别人不一样,而是我始终明白一个道理:幸福,是争取来的,快乐也一样,所有好的东西,都要靠自己去努力争取。与其与命运妥协,不如选择掌控自己的人生。

她笑了:老师,你是对的,我选择相信你。

我说:祝贺你,为你加油。

(编辑:曹阳阳 徐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