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学生|毕业季:纸短情长,诉不完当时年少
发布时间: 2019-06-21 来源: 高校辅导员联盟 作者: 浏览: 13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倘若轮盘就此停止,就没有毕业。可是轮盘要命的转着,转出一个一个经久不息的毕业季来。花开了,人散了。果实熟了,新同学到了。年年有人在这儿长大,年年有人从这里出发。毕业,一定给人生留下许多痕迹,等着去凭吊,抚摩。等你再知道母校,已在千里之外,只能捕捉一些朋友圈传闻。学校,学生,对于很多人来说,又进入传说的时代。

你不得不承认傍晚在校园散步有多愉快。操场上的龙腾虎跃和街头的喧嚣热闹完全是两个世界,两种经验。天高地阔,风暖衣轻,放眼看青春晃荡,暗红色的八线跑道上的人是五线谱的音符。你不得不承认,置身其中,会有一点奢侈和不甘,你讨厌考试,你需要破除呵护,或者迫不及待离开,甚至是怀揣少年的心事,青年的憧憬。你在酿青春。青春再涩也还是青春。而你,已经站在边缘。

有一方宿舍。和中国大学千万家宿舍一样,对称排开,内走廊或者带阳台。架子床,上下两层,靠着墙并行放三四组,住六八个人。床间的空地置桌。靠壁橱的一边横拉铁丝,琳琅满目高高低低挂满衣服,房间内书随意扔着,鞋子自由的东一只西一只,箱子挤成一团。大概第一次住这么逼仄的宿舍,下铺的嫌弃床窄上铺的担心掉下。六个人坦诚相见,没有隐私,丢掉隐私,相互进入。大概第一次和其他的同学蜗居同个屋檐下,一千天,永不分离。大概枕着别人的鼾声难以入眠。大概嗅着臭脚脏袜子泡面混合气味高枕无忧。大概还有梦话,混沌不清。那次,见到了丁香样的姑娘,自己穿得还是上铺洗净晒好的衬衣。那次,痛苦流涕好多哥们劝你……最开始一方宿舍让人难熬。一千天却快,白马飞奔,到最后一方宿舍像温暖的阳光照着内心。当习惯成自然,却要割舍。当熟悉成自然,又将重新开始。大家都知道,绝不能永远围在一个方框里,都是要成长的,成长了的大家会失散无踪的。这一方宿舍。

有很多教室,上课铃响,有匆匆忙忙从外面跑来入座者,有下课畅聊还未尽兴、碍于上课不得不告别者,有正襟危坐、翻书本者。台上的老师们有的著作等身,构建知识体系的殿堂,有的寄情山水草木芸芸众生,诗意盎然,有的孜孜以求,诲人不倦,有的幽默风趣,亲和近人。铃声响起,老师们讲课的点滴,像风中飞舞的纸片不断地飘来,飘到笔记本上,飘在书本中,飘到草长莺飞的青春里。课堂上总会有一颗盼望着放学,盼望着下课的心。但上到大学最后一堂课时,却再难舍这课堂。走出校门,再无上课铃,再无老师同学相伴,也许这些课堂的回忆,都会如风中飞舞的纸片儿,破碎不完整,连不成篇。但每次想起,总是倍感温暖,多希望毕业后,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又回到课堂——哦!是同桌在推我:“怎么在课堂上睡着了?”这一间教室。

还有几家食堂,到了放学,要快步疾步地走,赶在大部队的前面。炉火备着,面条摊开,米饭冒着热气,菜肴陈列摆开,南方的米饭,北方的面食……总有一个窗口会有家的味道。求学征途,最思念的无疑是家。食堂这些味道,总是可以唤醒对亲人、家人的眷恋,对往昔过往的眷恋。这一方食堂,让年轻的心从忙不完的学习和旅途中拔出头,一点点吃出欣喜和思念。要走了,再去那家窗口前要一碗面,要些小菜,和厨房的叔叔阿姨告个别,笑着说:“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来打饭了!”说着眼泪就想掉下来……这一个食堂。

世界上,有个叫校园的地方。若是从幼儿园算起,到大学毕业,19年的光阴像砖像瓦,一寸一寸累积,一点一点变高,建筑了校园,佳木葱茏,桃李芬芳。砖和瓦的缝隙,填充着师恩友情,层叠着年岁轮印。现在出发,把校园压缩打包塞进行囊藏在瞳孔里,走向社会,带到天涯,伴到终老。只要机会合适,就可以掏出它仔细看,看每一道光阴,看每一丝情意,看上面的皱纹和旧痕。校园已成古玩。

(编辑:赵梦娜 林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