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韵之一秋雨
发布时间: 2019-09-11 来源: 中国散文网 作者: 浏览: 13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这场雨下的时间太长太长了,足足有两个昼夜,四十多个小时。

这场雨是白露过后第一场秋雨。清晨,烟雨濛濛,云罩雾绕,仿佛置身于纤秀如画的江南水乡。四周静谧,就连平日张狂的风儿也知趣退隐而去,路上看不到人影,偶尔有车辆匆匆驶过,溅起浪花朵朵。少了往日的喧嚣,入耳的轻轻落下的雨声和道路两旁的顺着雨篦流到下水道哗喇喇哗喇喇的流水声,鸟雀也失声躲藏,天地间如涤似洗,纤尘不染。细雨霏霏,缠绵缱绻,是多么深情的积淀,才有这绵绵不断的相思之泪?是对过往的眷恋不舍,还是未来莫测江湖深远而忧心仲仲?抑或是情迷人间烟火香欲罢不能老泪纵横?

路上,积水成溪,肆虐流淌,难以下脚。走过一段油路和水泥路,便是沙石铺就的土路,几道深深的车辙,像俊俏的小媳妇忸怩而去。本来就坑洼的土路,越显不平难行,脚踩在湿漉漉的路面上,印深盈寸,霎时便洇满积水。路边,高大的杨树,静静地立在雨中,不时有落叶离开枝桠,裹挟着雨水飘落于地,渐渐地被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蹂躏于泥浆之中。高寒坝上,缺雨少水,偶尔落雨,必是风雨同行,斜风暴雨如注,雨伞难抵风挡雨,风雨中若撑满张力的风筝,失手便会消失在茫茫的空中,漂亮的雨伞往往骨肉分离,下场惨不忍睹。雨水是斜喇喇的横扫而来,雨伞也像士兵头戴的钢盔,仅仅护头而已,身子暴露于外,成为活力攻击的目标。故而坝上的伞,大多为遮阳或微风细雨之用。如此轻柔绵长的秋雨,打在脸上柔柔的,凉凉的,像母亲的纤手轻轻掠过,舒坦暖心。

田野处,早熟的作物也收获,裸露的土地,凹凸不平,黑黝黝的有些丑陋。还健在的,也容颜斑驳,低头沉思。路边几丛野花,也色褪花落。结荚生子;蒿草萋萋,穗头沉实,弯腰沉思。透过朦胧的雨幕,映入眼帘的是难见的雨中牧羊图,一群肥硕的绵羊,低头啃食着残留的大白菜,牧羊的是老者,身披雨衣,手拿羊铲,不时的插地铲土,一边吆喝着,一边将羊铲中土块用力掷向组织纪律差劲欲擅自离群远去的逃羊,土块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精准的落在羊身上,逃羊便乖乖的低头折返而回,重新融入到羊群的行列之中。

秋雨绵绵,令人遐思无限;雨中赏景,使人情趣盎然。独立雨中,任思绪飞翔,物我两忘,滋养心灵,尽享大自然的馈赠,人生之大幸哉!

(编辑:徐茂林 张遵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