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微寒,念你安暖
发布时间: 2019-12-27 浏览次数: 22

四季的风景之中,我是最爱雨的。

无论是春天的绵绵细雨,夏日的倾盆大雨,秋季的淅沥小雨,抑或是寒冬的瑟瑟丝雨,我独是爱它的。在我眼里,雨是有其色彩的。春雨像是粉色,如同一个娇羞的少女般,娇娇欲滴;夏雨是绿色,绿荫浓重,滂沱大雨一洗,纤尘不染;秋雨则是金色,一场畅快的秋雨过后,一地庄稼成熟了,漫山的金黄色,给秋天的雨染了层闪闪发光的金色;那么冬雨,应属灰白色。

远处寒烟如织,薄雾轻笼,似给雨披了层轻纱,摇曳在云烟之中。朦胧的天色,枯草纵横,这雨下得如此安静,又不着痕迹。唯有萦绕于耳畔滴滴答答的雨声,不绝于耳,十分动听。

是的,我爱雨,更爱听雨。

冬已渐深,寒冷的气候扑簌簌地来了,令人猝不及防。冬日该是要看雪的,可在上海这个繁华的都市,雪是极稀罕的玩意,求之不得。倒是雨十分慷慨,印象中,从鸟语花香的人间四月始,到如今的寒冬腊月,雨季是一场接着一场,可算是便宜了我这个贪婪的雨客。

常常是倚了半窗风,静静地听雨。清晨醒来,听见雨从夜里下至天明,缓缓推窗,烟雨濛濛,不禁想起了秦观漠漠轻寒上小楼的情景,“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真真是淡烟疏雨。我内心的欣喜自是无以言表,对雨的情感很微妙,妙到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注满了恰到好处的喜悦。

最奇妙的要属静夜听雨,纵是不语,单是聆听雨的声音,已足够我一夜安眠了。千年前的韦庄是否亦如这晚,在江南的夜里独自听雨,伴雨入梦,才挥手写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锦句?想必亦然。

夜里听雨,能引起许多的遐想,灯火熄灭,万物静寂,最适合冥思。这时,有雨敲窗,自遥远的天际飘下来陪你,听你诉说心底最深沉的秘密。你在听雨,雨也是在听你。

正如汪国真先生所言:“这世界上许多东西在对比中让你品味。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不过,无论怎么样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难忘。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在安静的夜晚,听一场雨的心事,即便我什么也不想,只是听雨淅淅沥沥,绵绵不绝,那感觉实在是美妙无比!

古往今来,雨都是无数文人墨客笔下不可或缺的风景。你看他们极致的描摹,雨是那样地生动了起来,仿佛那些诗里的景色一一铺展开来,呈现在你的眼前了。雨在李商隐的心里是: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在苏轼的眼里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在晏几道的笔下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在纳兰性德的思愁里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此时,若有一个人携手漫步在雨中,他撑着伞,她挽着他,那又是一副鲜明的图画。不禁又使我想起戴望舒的《雨巷》,那个丁香花般的姑娘,一定是身着淡彩的旗袍,手执一把木质的雨花伞,挽起发髻,眉如远黛,明眸善睐,朱砂微漾,一步一落花,一蹙一闲愁,她似乎也在等待江南雨里的归人吗?多么希望,他和她,正相逢。

春有百花夏有荷,秋菊残败冬梅来,但在平常人家,极少能见到梅花,傲雪寒梅更是难以得见。然而,平凡亦有平凡的雅趣,倚窗听雨是再平常不过的了,雨便是这平常人家眼中冬天里的花啊。雨落在心里,漾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儿,永盛不衰。

冬虽肃杀,雨落成花。我施施然地停在了这场雨里,心静如水,只愿,永远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