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古城的青铜之梦
发布时间:2017-12-17 来源:潍坊学院报 作者:黄旭升 浏览: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国朝乾、嘉以来,随着金石学的兴起,收藏古器一时成为文雅之风,达官贵人争相炫耀,多以器上铭文多少区分轩轾,一时有“一字千金”之说。这篇长长的铭文使得刘铭传不由心头突突地跳动。虢季子白盘出土于先朝道光年间,早已名动朝野。其上铭文,记载的是周朝虢国国君子白武功显赫,在征伐俨狁异族部落的战争中大有斩获,在洛水之阳砍下了敌人首级五百余,俘虏五十余人,献俘于京都镐京,周天子宣王大为嘉奖,赏赐了宝马、彤弓等许多宝物,并且祭告祖庙,任命子白永远镇守蛮方,子白家族铸造起铜盘记载下这一旷世盛典之事。

彼时铭文的内容也正中了刘铭传的下怀。万里封侯,封妻荫子,宝马彤弓,白季子非自己而谁?他热血沸腾,立即吩咐心腹快马加鞭,连夜把宝盘送回了老家大潜山下的刘家圩,永世珍藏。岂料,虢季子白盘的再次面世,惊动了朝廷中的另一位大人物,这就是父子两代入值毓庆宫、同为“帝师”的常熟人翁同龢。翁同龢立马派信使带来了几千两银子的银票。当然,银子是不能白送的,他的目的刘铭传自是心知肚明。天降吉祥,岂能拱手让与他人?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洪、杨事起以来,清朝江山风雨飘摇。弓马驰骋天下,炙手可热的马上总督,早已不把这位文诌诌的清流“帝师”放在眼中了,他轻轻一笑,把银票退了回去。银子算得了什么?

由此致使翁“帝师”大丟脸面,心生芥蒂,至今耿耿于怀。

俗话说:盛景难再。上苍真是要让吉祥再次光临自己这个大潜山下的麻脸农夫吗?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有征兆。眼睛发亮的这一刻间,刘铭传眼前出现了那位乡间老木匠的影子。几天前,就是这个老木匠把面前的这个“绿毛龟”阿物送到行辕中来的。当几个“哥什哈”把老木匠带到自己面前时,老木匠的肩头上露出被寒风撕破的棉絮,声音嗫嚅着要出了几百两银子的价钱。幕僚们七嘴八舌了几天以后,这阿物终于有了名称:三代彝器中的青铜簋!“簋”是一种祭器,在远古的历史沧桑里,神圣地摆放在天子和诸侯国的社禝宗庙里。

军机不可失,本来,余勇可贾的“铭字营”是应该马不停蹄去追赶南下的赖文光“捻军”残部,将其一举歼灭,建下不可一世的功勋。功亏一篑,仕途正如日中天的刘铭传哪里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可眼前的宝物,让督军大人几天都纠结滞留在了潍县城外的这个蒯氏小园中。

一位长着山羊胡子的幕客轻着步子走了进来。一脸诡秘的笑容。

“银子准备好了吗?”刘铭传看都不看来人。

“省公,可知道我们是在哪里?”幕客用督军大人的表字“省三”这样称呼着。

“哪里?”

“潍县。”还是一脸的诡秘。幕客却是坐了下来,直面着刘铭传。

“潍县造?”犹如三颗訇响的炸弹,炸翻了刘铭传的脑海,他几乎是把这三个字喊出来的。要知道,此时的刘铭传再不是大潜山下刘家圩的“刘六麻”了,他在收藏了虢季子白盘之后,见识大增,在以收藏古董为风雅的达官贵人的燕集谈笑中,“潍县造”古董他早已耳熟能详。陡然间,失望和纠结猛地刺疼了刘铭传震怒的神经,麻点脸皮涨成暴红色。瞬间,牙缝里低沉地送出几个凶狠的字来:“来人。”

“哥什哈”应声而进。跪下去的那一刻,督军大人的脸色竟使他跌倒在地下。

“杀降!”刘铭传的腮帮子咬得发紧!

雪越下越大。冰天雪地的寒冷中,老木匠踽踽独行在茫茫原野上,怀中搂热了那只“绿毛龟”般的阿物。还好,刘铭传让山羊胡子幕僚原封不动塞给了老木匠。这是他在城中一大户人家三年锯刨锛凿的汗水啊,苦苦计较,主人才答应割爱相抵。老木匠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这只“绿毛龟”,眨眼间让被俘的三千名“捻军”齐齐掉下了头颅,周围驻扎着“铭字营”部队的十几个村庄,顿时血染劲草,尸倒遍野。

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老木匠死了,他的儿子死了,第三代木匠又死了,不知经过了多少古董商人的觊觎,“绿毛龟”阿物还留在家中。直到有一天,通过文物部门的鉴定:一件地地道道的“潍县造”!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让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个真实的故事开始吧。

第一章金石风雨一、话说毛公鼎清朝咸丰皇帝“龙飞”后的第二个年头,公元1852年。

健骡撒开四蹄,一辆外观稍作隐蔽的轿车在京师通往古城潍县的大道上疾驰。

扬尘直上,显出主人急切而略显忧惴的心情。

沉重的车轮碾开沧桑的历史长河,让时光倒转了几千个年头的日出月落。

公元前827年,周王朝发祥地一望无际的黄土周塬上,周王朝第十一位君主宣王姬静,在钟鼓齐鸣的隆重仪式中登上了天子宝座。历经磨难,失而复得,这位年轻的周天子禁不住热泪潸然了。衰极必盛,他找来了自己忠实可靠的叔父毛公歆,让他执掌朝政,约束一切百官臣僚。更重要的是他赋予了这位“歆叔”至高无上的职责:天子的位置来得何其艰难,一定要用文、武先王的美德不时地规诫自己,千万别再走上父亲厉王的老路。

旷世荣耀,受宠若惊,不有重工,何以孚众望?一尊青铜大鼎就这样铸成了。毛公歆一字一句把天子的话仰面铭在了这尊重器的内侧底部,昭示天下。(二)

(编辑:孙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