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特征
发布时间:2017-12-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倪素香 浏览:
【评论】
分享到: 更多

一个社会核心价值观的确立,必须要根植于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之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必然具有中华民族的鲜明特征。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中国共产主义者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应用也是这样,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完全地恰当地统一起来,就是说,和民族的特点相结合,经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处,决不能主观地公式地应用它。公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开玩笑,在中国革命队伍中是没有他们的位置的。中国文化应有自己的形式,这就是民族形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形成必须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相结合,只有植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深厚土壤,广泛汲取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它才能时刻闪耀着民族精神的光辉。民族精神是指一个国家和民族在漫长的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的生活方式、思想意识、价值观念的集中体现,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纽带、文化支撑和思想灵魂。在五千多年的历史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具体表现为“重仁”、“重义”和“重和”的精神,爱国、仁爱、守信、和谐等价值观念也成为民族精神的重要内核。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和行为准则,如“爱国”、“诚信”、“友善”等纳入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中,既符合民族心理,反映民族特征,又体现了民族品格和民族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今天,我们提倡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否则就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比如,中华文化强调‘民为邦本’、‘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强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强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主张以德治国、以文化人;强调‘君子喻于义’、‘君子坦荡荡’、‘君子义以为质’;强调‘言必信,行必果’、‘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强调‘德不孤,必有邻’、‘仁者爱人’、‘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扶贫济困’、‘不患寡而患不均’,等等。像这样的思想和理念,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鲜明的民族特色,都有其永不褪色的时代价值。这些思想和理念,既随着时间推移和时代变迁而不断与时俱进,又有其自身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我们生而为中国人,最根本的是我们有中国人的独特精神世界,有百姓日用而不觉的价值观。我们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充分体现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升华。”可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了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获得了各族人民的广泛认同,具有鲜明民族特色。

同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和开放包容的品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确立不仅要善于吸收人类创造的各种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也要敢于在改革开放中学习借鉴世界各国包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思想文化中一切进步的、有益的成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对人类社会创造的各种文明,无论是古代的中华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埃及文明、两河文明、印度文明等,还是现在的亚洲文明、非洲文明、欧洲文明、美洲文明、大洋洲文明等,我们都应该采取学习借鉴的态度,都应该积极吸纳其中的有益成分,使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中的优秀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优秀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进行文明相互学习借鉴,要坚持从本国本民族实际出发,坚持取长补短、择善而从,讲求兼收并蓄,但兼收并蓄不是囫囵吞枣、莫衷一是,而是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可能孤立地建设社会主义,必须要进入世界历史。因此,世界各国先进的文化价值观也必然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产生影响,并构成社会主义价值观当代建构的重要资源。在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既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积极学习西方文化中合理进步的内容。习近平总书记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的重要演讲中也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我们应该从不同文明中寻求智慧、汲取营养,为人们提供精神支撑和心灵慰藉,携手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各种挑战。”所以,在世界多元发展的今天,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的路线,以开放的姿态,向先进的文明和国家学习,这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永葆生机活力的源泉。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也是对人类优秀文化的汲取和学习,是民族性与开放性结合的结果。既坚持民族性,又保持开放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真正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也才能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对世界历史起到引领作用。

(编辑:王敏 章怡凡)